发布时间:2016-05-15首页 > 经典语录 > 正文

辛夷坞

栏目:经典语录 | 专题:语录大全 | 来源:http://zhuti.jay100.com | 人气:

辛夷坞简介

辛夷坞,女,原名蒋春玲。1981年生,广西南宁人,毕业于广西师范学院。她是起点中文网的专栏作家,现签约北京儒意欣欣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独创“暖伤青春”系列女性情感小说,其作品有《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山月不知心底事》、《蚀心者》、《致我们终将腐朽的青春》、《许我向你看》、《我在回忆里等你》、《晨昏》

辛夷坞所有作品皆被影视公司签约改编拍摄成电影或电视剧,她被媒体和读者追捧为华语界的新感动天后,也是未来最值得期待的影视剧作家。

辛夷坞作品经典语录

眼泪无谓而徒劳的液体,流泪的人是愚蠢而可悲的。

“韵锦,你教我,怎样才可以爱上另一个人,而且是一次又一次。”程铮在她身后无限哀伤,“真的,教教我吧,怎么样才可以像你一样绝情。”

我的人生是一栋只能建造一次的楼房,我必须让它精确无比,不能有一厘米差池——所以,我太紧张,害怕行差步错。

当晚,宿舍已经熄了灯,苏韵锦才接到程铮的电话,电话那头是喧闹的背景声,他的声音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如果我说我可以改,你会不会承认,其实你心里是喜欢我的,一点点也好,会不会?”

碰到什么样的男的都不要紧,就怕遇到了传说中的洋葱王子,你想要看到他的心,只有一层一层地剥掉他的外衣,在这个过程中他不断地让你流泪,最后才知道,原来洋葱根本就没有心。

一见杨过误终身。

也许这才是成年人的感情,放在天平上小心计量,你给我几分,我还你多少,我们可以付出的东西是那么有限,再也经不起虚掷和挥霍。而年少时不计代价去爱的我们又到哪里去了?

对于女人来说,爱情是生活的全部。对于男人来说,爱情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不管当初他给过怎样的承诺在面临选择的时候他们永远比女人现实而理性。

一个人能有多少泪可以流?我怕了这些流泪的眼睛。太偏执的感情和太强烈的悲喜其实都是执念,正是因为放不下,才有了那么多苦痛。

时间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它能抚平一切,将心里好的或坏的一刀刀刮去,只留下个面目模糊的疤痕。

兜兜转转,原来你还在这里。

清醒的时候要做清醒的事,你今天忘了的那些烦恼,明天还是一样会出现,而且带着利息。

几天之后,她收拾行装,揣着两张火车票,前往她一个人的婺源……

“我再也没有妈妈,没有爸爸,也没有孩子,什么都没有,只有我一个人……我爱的人都会离开。”,“我不会。虽然我不知道我还是不是你爱的人。”

等他见过了更美的风景,就会发现,她只是在日出前就隐没在天际的星光。

她来过,她爱过,她努力过,得之是幸,不得是命。当然,年少时的我们如何会相信会有得不到的宿命。

再好的过去,回忆的次数多了味道也就淡了。

很多人,一旦错过了,就是陌路。

少年人的爱恋,也许爱情的方式是错的,然而爱情的直觉永远是对的。

在任何时候,她的心里都不忘给自己留一条救命的绳索,假如这条绳索救不了她的命,至少她还可以拿来上吊。不管好的记忆,坏的记忆,忘不掉的话就干脆记得吧,就像你一直按着自己伤口,然后再松开,忽然就觉得没有那么痛了。

很多时候,当我们习惯了一些事情,就不知道这是苦……

正因为曾经有过跌宕起伏的爱,才能在后来平凡的幸福里甘之如始。

有些东西就算在心里结了疤,仍然是不能触碰的。

苦苦寻觅的东西,从头到尾不知所终也就罢了,偏偏无意中看见了,伸出手去,却又眼睁睁地看着它从指缝间掉落,直至再也找不回来。

得不到才会念想,送上门去他未必真的会要。功名利禄在手,就会

“没办法,女人就是容易为别人的故事流自己的眼泪,挺可笑的。”

人世间的感情为什么不能像打地基一样,挖一个坑,就立一个桩,所有的坑都有它的那根桩,所有的桩也能找到它的那个坑,没有失望,没有失败,没有遗恨,永不落空。

别让我再等你,我怕我没有足够的勇气一直等在原地,更怕我们走着走着,就再也找不到对方了。

正如故乡是用来怀念的,青春就是用来追忆的,当你怀揣着它时,它一文不值,只有将它耗尽后,再回过头看,一切才有了意义——爱过我们的人和伤害过我们的人,都是我们青春存在的意义。

然而她还是犯了和所有故事里可悲的主角同样的一个错误,错在脱身前回头贪看的那一眼,那一眼她看不清前尘后事,看不清对错是非,只看见了他,叶骞泽,还有他身后的似是而非的月光。

原本我们苦苦放不下的一些东西其实是那么微不足道。他说的也许是对的,我爱的不是他,而是我对爱情的想象,现在,我是爱上了这个地方。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不再爱你的郑微会是什么样子,你走了,我还有回忆,我可以继续相亲嫁人……然后守着我得回忆过一辈子……

在男人的世界里,女人其实只是一片点缀的白云,他偶尔会赞叹它的无暇和美好,也会对它留恋,但决不会为了它而放弃浩瀚的天空。当然,还有更聪明一些的男人,可以踏着云彩叠成的阶梯一步登天,又或者在风雨来临之前,希望在云下得有片刻安身之地。

所有的爱都可以生生掐掉,只要你足够绝望。

是我的,就是我的,走了的,只能说明他从来没有属于过我,也许爱情是刚性的,婚姻却是柔性的,我们都得学得妥协。

犹如一首歌,停在了最酣畅的时候,未尝不是好事,而他们太过贪婪,固执地以为可以再唱下去,才知道后来的曲调是这样不堪。

纵使她的计策比他高明上无数倍又能如何?乞求爱的人费尽心机,不爱的人不需要任何手段,所以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将她击溃。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的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其实有时我觉得,人的悲喜爱憎都像这朵花一样,你睁开眼看它,它就存在,你闭上眼,也完全可以当它是虚无。这样想,就可以释然,太执着真的没有必要。

这么多年来,每次都是她说放手,他说不放,可当那天他真正放手的时候,她却比什么都疼。

相关文章